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angli.1946的博客

美丽常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D603、常州乌衣桥  

2017-02-03 13:35:30|  分类: 常州桥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
我的脑子里没有老乌衣桥的印象,中琪是乌衣浜人,不知他是否会见过乌衣桥?乌衣浜是在解放初期填没的,河与桥被埋在了路下。那时中琪当有三、五岁了吧,会记事了?

前几年挖到了桥座,就在桥基上重建了乌衣桥。重建的乌衣桥我去观赏过,好多同学似乎没见到过,为分享信息,我在此作点介绍。
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乌衣桥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乌衣桥在东下塘的位置
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乌衣浜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重建的乌衣桥是可以走人的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 重修乌衣桥记(薛焕炳撰文   路锡坤书)

 

重修乌衣桥记

乌衣桥又名藏桥,位于古运河(漕河)南岸,跨乌衣河,为单孔石桥,呈东西向。因唐有大夫藏蒿寓此,故名。清末,改为石板平桥。

《咸淳毗陵志》载:桥“在新坊桥西,北通运河。唐永徵三年(652年)建。”乌衣河又名南邗沟,“自太平桥西环绕城南,出藏桥,首尾俱枕运河。”

乌衣桥畔曾有郡中名胜——东山亭。志载:“亭在荆溪对河。大历中独孤及守建。”

唐大历九年,有“词宗”、“文伯”之称的洛阳人士,常州郡守独孤及(725——777),于近郊传舍之东,得嵩山峻壑之状,筑就园林,园广数亩,因仰慕晋代名士谢安(号东山)故取名东山亭一名。独孤氏在常三年,兴利除弊,振声极佳,最后终老常州。其谢世时,全城百姓“行路恸哭,罢市相吊累月”,其衣冠葬于城南鹁鸪山(独孤山)。

贞元八年(792),杜陵人韦谢卿莅常,接受郡守一职。为永怀前贤,于贞元十年(794)重阳,留下千古名篇《东山亭记》。记曰:

此地茂林修竹,林蔚其间;白云丹霞,照耀其上。使登临者能赏游,览者忘归我,是以有东山之号始于中峰之顶建立茅茨焉。出云木之高粱,视湖水如列障,城市非远,幽闻鸟声;轩车每来,静见水色。复有南池、西馆,宛如方丈、瀛洲。秋发芰荷,春生萍藻,晨光炯曜,夕月澄虚。信可以旷高士之襟怀,发诗人之歌咏也。

二零一一年春日,在乌衣浜道路施工中,发现乌衣桥遗址。为抢救文化遗存,保护历史文物,经多方考证确认,决定修复乌衣桥,重建东山亭。此方案由常州园林设计院设计,负责施工。后学薛焕炳撰文,毗陵路锡坤书。

常州城乡建设局  二〇一一年仲夏


臧桥发现记

臧桥,又名乌衣桥,湮灭60余年后遗址却在2O11年清明前夕重见天日。

2O1O年岁末,位于东下塘荆溪人家工地有人打来电,说在乌衣浜道路建设中挖到乌衣桥遗址,我兴奋不已。乌衣桥乃唐代遗物,果真如此,那是常州为数不多的古桥遗存之一。

随即,我与文物保护中心取得联系,希望他们能到现场,保护好这一重要遗存。

遗憾的是,有关人员到达现场,施工单位否认有遗址发现,甚至说一砖一石也未见到,此事只得作罢。

我并不甘心就此罢休。春节过后,便独自两次到东下塘走访:一次是2月底某个夜间,在一片黑暗中,找到当年乌衣河口的位置;一次是3月13日(星期日)上午,在现场与有关当事人一起实地察看。

据当事人介绍,市政单位在乌衣浜下水道挖掘施工,距离市河南侧的50米处,见到用条石砌就的桥墩。而我所判断,见到的遗物不一定是桥墩,可能是乌衣河当年的驳岸,桥应在乌衣河与古运河(南市河)的入口处。东下塘是东西走向,道路是沿市河而筑,桥梁只能与道路处在一条直线上。

我的判断得到了证实。

那天,在现场正好走来一对老人,见我们在议论什么,便饶有兴趣走近询问:“这里是不是要造桥?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,老人似乎很高兴,嘴里喃喃自语:  “到对岸(青果巷)再不需绕道了。

我问起老翁的年龄,当得知已89岁高寿,又住在三将军弄时,我想两位老街坊一定知道乌衣桥的确切位置。不出所料,老人的指点与我的分析完全一致。

3月1 5日,我将这一信息告诉了建设局邹云龙副局长,因他是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工程的分管领导,前些日子,还在一起作过关于文物与建设对接交流活动,建设局完全支持乌衣桥遗址保护的建议。

23日下午,我与建设局领导、施工单位负责人一起,再次察看现场,便提出以河边那根对着乌衣浜的电线杆为轴线,分别向东西两端开挖1 5米,肯定能挖到遗址。他们赞同了我的意见。

不出所料,第二天下午,工地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“乌衣桥”已经挖到,叫我赶快到现场。

我立即与文物部门取得联系。到达现场时,文物保护中心的陈伟堂、园林设计院吴克良院长、建设局高处长等已在那里等候。

这次小范围的挖掘,挖到的是乌衣桥西侧的桥墩。

桥墩在沿河老路下面,上面架设着压力污水管,一块3米多长的花岗岩条石搁在路旁,这分明是乌衣桥的桥板,已损为两断。据老人讲,乌衣桥是用三块花岗岩大条石架起的桥面,由于开挖范围较小,其它桥板尚未发现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在设污水管时已将桥墩去掉了一截,否则,桥墩不会距离老路面2米多。

乌衣浜是在解放初期填没的。那时,拆除常州老城墙,城墙部分废土及乱砖填进了乌衣河中。河道填没了,藏桥也就废掉了,河与桥被埋在了故土之下。怪不得在乌衣浜(河)道路施工中,挖出的全是黑土与污泥,泥中还能见到带有铭文的城砖。

我从工地回来,再次查阅了《成淳毗陵志》。志上这样记载:乌衣桥又名臧桥,因有(唐代)大夫臧蒿寓此故名。桥“在新坊桥西,北通运河。唐永徽三年建。”乌衣河又名南邗沟,“自太平桥西,环绕城南,出臧桥,首尾俱枕运河”。  《毗陵志》的记载与现场发现完全一致。

《左传》有“吴城邗沟通江淮”之说。方志又云:河为春秋时期夫差所凿。此说果真成立,那么秦时延陵、汉时毗陵故城当在邗沟两岸。当然,不能断定这个吴城就是毗陵,一般所指邗沟当在扬州,史学界对此还有争论。

常州(南)邗沟为何又称乌衣河(乌衣浜),可能与这里多燕子有关,古人将紫燕喻为乌衣;也可能与历史上此地多名士而名,据说五品以卜官吏才配穿乌衣。

南京有乌衣巷,巷名缘自三国时期孙吴军士中多穿乌衣,驻守秦淮河南岸而得名。中唐诗人刘禹锡曾有《乌衣巷》一诗:

    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

    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诗歌写得是南京乌衣巷的沧桑变化,这里居住的是像王导、谢安这样身穿乌衣的豪门世族。而常州乌衣浜,亦有豪门望族在此建园筑室,由于仕子多居河之两岸,往返于臧桥,南邗沟也就慢慢地改称乌衣河。只是到了后来,城南这方宝地因历遭兵燹,像南京乌衣巷一样,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而盛极一时的乌衣河也因年久失疏,遂成断头的河浜。

至于臧桥,历史也很悠久。桥始建于唐永徽三年(65 2),为单孔石拱,呈东西向,至今已是1359年。期间,经过多次修缮。清末,东下塘道路改造时,拱桥才改为平板石桥。

臧桥所处的东下塘地区,与对岸的青果巷一样,文化底蕴深厚,历史遗迹众多。其东有东山亭、刘宗祠、李公祠、赵家弄等,瞿秋白少年时也曾居住乌衣桥畔;其西有荆溪馆、琅琊庙、三将军弄、杨氏戏楼、怡园等遗迹。而河之北岸即为江南名巷的青果巷。2009年,根据线索,我还帮助发现了两块原在刘宗祠内的梅花石刻,为清末兵部尚书彭玉麟之墨宝。经我与园林部门撮合,现置放在红梅阁前的广场两侧,也算多了一道人文景观。

值得一提的是乌衣桥桥畔曾经的郡中名胜——东山亭。《咸淳毗陵志》载:  “亭在荆溪对河,大历中独孤及守建。”

此亭与苏州“沧浪亭”一样,名谓亭,实为园,唐代有“词宗”“文伯”之称的洛阳人士、常州郡守独孤及(725-777)  “于近郊传舍之东,得崇山峻壑之状”而成,园广数亩。独孤氏在常三年,兴利除弊,振声极佳,最后终老常州。独孤及谢世时,全城百姓“行路恸哭,罢市相吊累月”,其衣冠葬于城南鹁鸪山(独孤山)。后来,此山成为纪念郡守的圣地,东山亭成为郡中名胜。

15年后的贞元八年(792),杜陵人、吏部官员韦夏卿莅常接任郡守一职。为“永怀前贤,屡陟兹阜,并于贞元十年(794)重阳,在此留下千古名篇《东山亭记》。记中云:

此地密林修竹,森蔚其间;白云丹霞,照耀其上。使登临者能赏游,览者忘归我。是以有东山之号,始于中峰之项建立茅茨焉。出云木之高标,视湖山如列障,城市非远,幽闻鸟声;轩车每来,静见水色。复有南池、西馆,宛如方丈、瀛洲。秋发芰荷,春生萍藻。晨光炯曜,夕月澄虚。信可以旷高士之襟怀,发诗人之歌咏也!

可惜,此园在南宋时已毁于兵燹,我们只能从韦公所撰的亭记中略知一二。

往事已越千年,乌衣桥像位老人一样目睹了常州城南旧事与变迁。而今,建设与规划部门相当重视东下塘一带历史风貌的保护。虽然这一区域的亲水人家大部不存,明清古宅陆续被拆,但乌衣桥遗址的发现和东山亭记的存在,可以成为人文缺失的一种补救。相信这一人文景观的修复,定能帮助人们留住对城南这份历史的记忆。

薛焕炳         

140711录  


D603、常州乌衣桥 - yangli.1946 - yangli.1946的博客
乌衣桥东头的东山亭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